作者:墨念


唐朝是一个浪漫极致的年代,诗人们可以用墨宝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,并且能做到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,画中有诗撞击出音乐的韵律,冷艳了大唐盛世。期间胜出一位“诗佛”——王维。

(1)王维多才,中年丧妻

王维自幼参禅悟道,通晓诗、书、画、音乐等,尤以五言绝句闻名于世,多咏山水田园,与孟浩然合称“王孟”。这位少年才俊17岁时就云游异乡,21岁便去京城长安应试,一举夺冠。

王维的文武双全被皇帝相中,就录用他为春晚总导演。吹唱弹拉自不必说,单单一个舞蹈节目犯完事。其时他在排演《五方狮子舞》,由于狮子是黄色的,“黄”同“皇”谐音,冒犯了皇上,被贬到山东济宁做一名粮管所的库房保管员。


而立之年的王维辞去粮管所的作业,回家服侍老婆坐月子。哪知道妻子难产大出血命没保住,孩子也夭亡了。日子的苦难没有击垮这位有志之士,他化悲痛为力量,单独游历江南,一路山水一路歌,以文会友觅知音。山水的灵韵不时击打着他的心田,“人闲桂花落,夜静春山空。”

此刻,他的脑中不时浮现出母亲房间里的三个大字:“静、净、境”,想起从小就背诵的《维摩诘经》。本来他的名维,字摩诘是有必定的佛意啊,维摩诘在梵语里意为“净”,只要心里“清净无垢”才干心灵“宁静致远”,最终方能到达人生的“最高境地”。因此他后来的诗作里多带有“空”字,“空山新雨后,气候晚来秋。”以至于尔后的三十年里他单身一人终老,再未续娶。


(2)想念红豆,寄予裴迪

中年之后的王维越来越眷恋于辋川,这儿是他的世外桃源。在那里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。”这儿不只山明水秀,关键是有一位情投意合的朋友——裴迪。他和裴迪同吃同住,遥相呼应,把每一处景点都作出一首诗来。后来,裴迪把王维的诗作收拾成册,名曰《辋川集》。

有人说,王维若不是遇见裴迪,凭他的文采是不难找到美人至交的。有道是英豪配美人,文人配佳人。偏偏在辋川,让两个大老爷们一见钟情,用亲如兄弟情同手足如同也无法表达他们之间的深情厚谊,只得说文人配文人,由于那时没有同性恋之说。

可以说王维的后半生,把一切的爱都给了那个裴迪。由于王维的终身没有为妻子乃至其他女性留下什么诗词高文,却偏偏为裴迪留下许多诗歌。“日日泉水头,常忆同携手。”看出来了吗?他们俩是怎样的寸步不离。可以如此相爱,爱情之深沉,你爱咋想咋想吧。


两人隐居山林,举杯畅饮,题诗作画,有人说形同父子,有人说他们的联系不是用“朋友”二字能说清楚的。到底是什么原因使王维毕生未娶,是什么原因让王维对一位一般的田园诗人情有独钟?恐怕人间最真诚的爱情,就是有人知我懂我乐意陪同我吧。所以,王维将那颗想念红豆寄予裴迪,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。劝君多采撷,此物最想念。”

如果说你是狂人接舆,我就是那个五柳先生,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,每天你能陪我疯,我能陪你闹,你能陪我哭,我能陪你笑,“不知深林事,但有麏麚迹。”咱们都不是林中人,怎会知道王维和裴迪每天在竹里馆里是怎么秀恩爱的呢!


【作者简介】马献武,笔名墨念,江苏连云港市人。2015年重拾拙笔以文会友,以文寄情。现在,在各类报刊和渠道等宣布近百万文字,著有中篇小说《情归乡野》。

引荐:

唐德宗李适为什么要认亲孙子李謜做儿子?

解读成语“人面桃花”:美人真的是祸水吗?

古人吃什么?《诗经》蔬果志:野豌豆

小编提示:如果您喜爱这篇文章,敬请转发和谈论。

推荐阅读